《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赌约-上(漾重)

※年代物搬运




重柳开始不太明白自己为什麽会在这裡。

他……到底在做什麽……?

对于自己正在进行中的事情有些反应迟缓,好像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开始有了接收上的障碍、亦或者是脑子的解读中枢出了差错,他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茫然。

好像那双手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的那样,因为事不关己而无法在心中激起半点情绪反应。

到底……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呢?

重柳望着自己手中沾着红色汁液的利刃,目光再次失焦。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这样子的吗……?

起因不过是因为一次小小的摩擦……明明只是个小到可以忽略的争执啊……最后却……

……怎麽会变成这样呢?

过程……细节……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如同从未发生般、只有当初的开端和现在的景象。

他只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这麽做的。

被愤怒冲昏头、被冲动所支配,明知这样是错误的,他却无法阻止自己口中吐出的言语和之后失控的行动。

这真是太愚蠢了。

他其实并不希望变成这样的。

甚至几乎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开始陷入一种有如逃避现实般的恍神之中。

握着菜刀的手颤抖着,青年抿起唇。

可恶,这不是真的──

「呃,你番茄切好了吗?好了就快给我啦我这边其他的都摆好了……」

──他居然会因为打赌输了而在这个小厨房裡和自己的监视目标一起做三明治,这不是真的。

这真是太荒谬了。

当初他真不该答应这个赌约、不应该意气用事的……不,正确来说,打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答应接下叫这个人起床的任务才对。

「……」

……真正回溯起来,其实那时一见面他就应该不要管什麽断电的无用威胁、直接把这个人一刀了断才对,何必这麽费工夫改为监视对方,接着有如拔番薯一般拖来一大串麻烦事上身。

跟妖师有关的事情从没好事,他应该从小就很清楚了才是。

先不提自己的观念在观察对方的途中不知不觉被扭转、不知道为什麽竟然开始动手帮助对方、不由自主地做出违背自己本来意念也违背誓言的事情、以及到最后根本违反了族规和时间种族的存在意义帮对方放出阴影等种种前例,青年觉得光是这次这件事就足以构成自己处决对方的理由了。

自己起不来需要别人叫就算了……既然要叫起床,当然是能有效叫醒的方法就是好方法啊,是还抱怨什麽!

那一次次的抱怨实在是令人忍无可忍,才害得一向不太想管对方幼稚言行的他忍不住回了嘴,接着不知为何居然演变成了吵架与争执。

从来没吵过架的青年第一次明白原来吵架是一件这麽累人的事情……相较之下,他还觉得一刀捅过去还比较省事。

至少不会气到连呼吸都不顺。

到最后,儘管在吵架也依然幼稚的那人几乎是冲动地吼出了:「既然如此我们来打赌啊!我就一个星期都自己起床给你看!」这样的话语,说着输的人就要听赢的人的话做一件事之类的无聊言语,然而处在气头上的自己也莽撞又冲动地答应了。

当时的他心裡只想着要是对方输了就要叫对方乖乖去自我了断,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答应,还附带了很多现在的自己完全不想回想起来的言语攻击回应。

现在仔细想想,他怎麽会就这样被这个人牵着走呢?这整件事情本来就只是对方的幼稚所造成的错误、他根本没有必要奉陪,更别提这赌局其实无论是输是赢对青年自身都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是给了对方一次机会──一个自我成长的机会还有命令青年的机会。

反观青年如果想要对方消失的话,直接给对方一刀就好了,不只很容易还比较乾脆,何必顺着对方的话参与这个赌局、根本多此一举。

而且最后青年还真的赌输了……虽然说他也蛮佩服对方为了这个赌约所下的努力与毅力就是。

──但并不代表他会很欣慰且甘愿地接受这个结果,儘管对方提出的要求只是陪他做一次三明治。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污点。很大点。

和妖师一起做三明治什麽的。

「吼呦你不是都切好了吗怎麽还不拿过来咧?……哇啊!?」

对于身旁青年的脑中活动一无所觉,急着想要完成作品的某人见青年不知道为什麽叫了几次都没反应,有些匆忙地伸手想将那盘刀工漂亮的生鲜番茄切片端过来──却差点被勐然伸出的锋利菜刀砍到手。

只见重柳族青年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刚刚某妖师手的所在位置现在被反射着光线的利刃所取代,沉默了几秒不知道是在思考什麽,接着才抬起头看向被他的举动搞得惊疑不定的某妖师。

慌张又惊恐地连忙将手缩回,被吓得不轻的褚冥漾心有馀悸:「哇你干嘛!很危险欸刀子不要乱挥!」我知道你用刀用得很习惯了但是我不习惯啊!

「……杀了你。」

「咦?……呃啊啊等一下!为什麽突然变成这样!」有杀气有杀气!这个人不是在乱挥是真的想杀人!

救命啊!杀人了!

为什麽!刚刚明明还好好的不是吗?!连番茄都切了!

哇啊!啊啊啊好危险!──靠你真砍啊!

死定了会死人!重柳族发疯了我怎麽可能打得过!

「你……愿赌要服输!怎麽可以恼羞成怒砍人啦!」话又说回来……我搞不懂你爆走的点在哪啊!三明治都快做好了你才变成这样!

不能好好地做完三明治吗?我只不过突然想做三明治所以顺便找你用掉那个额度而已嘛!何必发飙!

输不起!没风度!不君子!没家教!

「……」

似乎是被褚冥漾不很真心的乱吼戳中了某部分的痛处,重柳族青年沉默了一下,做到一半的攻击动作也因而停止,那凌厉的杀气连同锐利的刀刃就这样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勐然静止、好像被什麽给凝固那般。

……呃?


评论 ( 4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