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跟宠(漾重)

※库存搬完囉

※褚冥漾X重柳族青年,但是重柳没戏分(到底

※卫瓦有

※论坛体,私设与OOC多

※内容有部分属实。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主题:三次元的跟宠

作者:onedayfall

虽然标题形容得有点萌,但我其实是来崩溃的

事情是这样的,身为无车族,在高峰时段在大众交通工具裡挤成人肉沙丁鱼一直每天的例行日常

而今天早上稍微早了一点出门,因此我很幸运地在公车上找到了位置、想说可以补眠的时候,下一站上来了一位看起来大概是高中年纪的男孩子便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上

别误会,这不是豔遇,记得标题吗?

况且在他坐下之后我不到三十秒就吓醒离开那个位置了

──到底、为什...

【特殊传说】妖师的脑子果然不是其他种族可以理解的(漾重)

※年代物搬运

※以重柳族小蜘蛛观点作为视角,这是小蜘蛛写的观察记录

※理所当然是小蜘蛛第一人称

※小蜘蛛性格完全自我流,无法接受者慎入


因为主人说写日记是练习写字的好方法,所以决定开始来写日记。

但是日记要写什麽呢……刚翻开主人送给自己当礼物的日记本之后,就陷入了纠结。

好像没有甚麽好写的啊。主人平常的生活也没有什麽变化,除了监视妖师还是监视妖师,甚至为了监视妖师现在都不陪我玩了……呜呃不行、不能抱怨!

现在最大的休閒娱乐就是看电视了,但是电视也没有什麽好写的啊,难道要记节目大纲吗……

这样就算连主人看到都一定会变脸的啦,不行不行。

嗯……

──有了!记录妖师!...

【特殊传说】赌约-下(漾重)

※年代物搬运

※当初写的时候忘记重柳族的血是白色的了......重柳对不起orz


「……」看了看某妖师因为情况的突然转变而呆滞的愚蠢表情,青年的回应依然是沉默,几秒后、才便又以似乎是下了什麽决心的表情头也不回的转身,甚至连表达自己要离开这件事的意愿也没有,以一种让褚冥漾觉得自己被放弃了的无视加上无语态度走向窗口准备跳窗。

……等等,你要走了?呃,什麽、为什麽?……喂不要无视我啊!等一下啦!

「欸你等一下啦!你要走了吗?……不要不理我啊!」往前走去想抓住准备离去的某人,褚冥漾脑中的思绪和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数不尽的问号和惊叹号,整个人是莫名其妙到最高点却又有苦难言。

但只见他手...

【特殊传说】赌约-上(漾重)

※年代物搬运


重柳开始不太明白自己为什麽会在这裡。

他……到底在做什麽……?

对于自己正在进行中的事情有些反应迟缓,好像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开始有了接收上的障碍、亦或者是脑子的解读中枢出了差错,他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茫然。

好像那双手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的那样,因为事不关己而无法在心中激起半点情绪反应。

到底……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呢?

重柳望着自己手中沾着红色汁液的利刃,目光再次失焦。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这样子的吗……?

起因不过是因为一次小小的摩擦……明明只是个小到可以忽略的争执啊……最后却……

……怎麽会变成这样呢?

过程……细节……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如同从未...

【特殊传说】强人所难之后......因祸得福?(漾重)

※年代物搬运


褚冥漾一直都很想知道重柳那些BB弹……呃不、是弹珠……呃好吧玻璃珠虽然它好像不是玻璃……到底是哪裡来的?

怎么这么多好像都用不完?难道就不会有「弹尽援绝」的时候吗?

每次都看对方好像免钱似地狂弹啊……虽然说他也不觉得那些珠子是用买的来补货的啦──一隻重柳族上街买东西这景象怎么想怎么奇怪。

先不提全身包得紧紧又乌漆麻黑看起来就像个可疑份子的模样搞不好会在买到东西之前就先被找碴然后打起来了……褚冥漾真的很怀疑对方其实根本跟吸血鬼是同源的所以没有办法现身在阳光下。

不然怎么每次都躲在暗处然后晚上才想到冒出来!是想吓谁!

阳光晒太少会缺乏维他命D啦!……扯远了。...

【特殊传说】强人所难(漾重)

※年代物搬运


「啊啊啊啊马的睡过头了!」

某个太阳即将升至天顶的早晨,学园内黑馆中的某间寝室一如往常地爆出了悽惨的哀号。

待在客厅的某蜘蛛默默地看着一个人影从房间经过牠身边飞奔进浴室,速度快得刮起一阵风,慌张到连蜘蛛正在自己客厅看着电视的这个离奇景象都没注意到。

真可惜,牠可是很喜欢这个人那种异常热烈又热情地以大吼来打招呼的方式的说。

主人平常都不太说话,所以这种吵杂到烦的方式特别让牠感到有趣。

虽然有时连牠也会忍不住觉得有点太吵。

某蜘蛛再一次地佩服自家主人的忍受力和耐性之强大。以那种不苟言笑、孤僻又淡漠的性格,居然能够待在这个人身边这麽久,真不愧是主人。

啊,搞...

【特殊傳說】困難的邀約(漾重)

※年代物搬运

※2011聖誕賀


褚冥漾觉得很鬱卒。

今年的圣诞节,不同于以往閒閒没事做地吃蛋糕收卡片用嘲笑掩饰对众闪光的忌妒之心,他第一次有了想约的人,因此他于是很兴奋地从一个月前就开始计画起这一天,想让今年的这个特别的节日变得更特别。

但在他规划好了行程、准备好了要送的礼物、婉拒掉了所有邀约、甚至连要说的话都你好草稿演练过了之后,到了平安夜他才突然想起一见很重要的事──

──人,要去哪约?

他忘记自己根本没有对方的连络方式,根本找不到人。

褚冥漾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需要砍掉重练,比习惯了的天生衰运更让他想一头撞死。

衰就算了,我这样根本智障吧……

……真想...

【特殊传说】原因(漾安)

※年代物搬运


你心裡很清楚,这样不过是在寻找替代。

但你却无法阻止自己追寻的脚步。

你无法阻止自己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锁定在他身上,并期待和他四目相交的瞬间。

明明不是他。

明明不像他。

明明心裡是知道的。

一点都不像,不论长相、个性、声音、语气、身高、能力属性……甚至身上的气味都和那人不一样,一点都不像。

一点都不像。你这麽对着自己说道。

──但又该死地无法阻止自己追寻着他。

该死地无法阻止自己在他身上寻找那人的影子。

该死地期待他像当年那人那样对着自己暴跳。

该死地希望对方身上继承自那人的能力尽快觉醒,却又该死地害怕他像当初那人那样坠入黑暗。

明明……一点...

【特殊传说】第三者-下(漾安)

※年代物搬运


等我恢復意识的时候,第一个迎接我的就是乌鹫满是泪痕的脸在我眼前放大的景象。

也因此,我醒来之后做的第一见是叫做、大叫。

「哇啊!」

「漾漾!」

乌鹫一看见我醒了,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上来。

呃,幸好他没勒我脖子,只是趴在我胸口哭。

「呜……漾漾……漾漾你终于醒了……呜对不起啦漾漾……」

刚醒来的脑子还钝钝的,我完全无法对趴在我身上哭得唏哩哗啦的乌鹫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我胸前辈子上的水渍渐渐扩大。

……等等,被子?

我记得我原本是在客厅──

「快点起来,不要再哭了。你这野小孩继把小妖师的力量抽乾之后、现在是打算用眼泪淹死他吗!」

就在...

【特殊传说】第三者-中(漾安)

※年代物搬运


「漾漾、漾漾。」

安地尔、走了。

「漾漾、漾漾──」

他不见了。

「漾漾、漾漾、漾漾……」

他……不会再回来了。

「呜……漾漾……」

眨眨眼,我回过神,就看见乌鹫紧紧抓着我的衣服趴上面哭着,哭声不很大但泪水倒是很多,袍服已经被染湿了一大片。

唉,想哭的人是我吧。

安地尔走掉了,而且看样子也不是等他气消了就会自己回来那种程度而已,如果不去找他回来他该不会打算就此一去不返吧……

问题是像他那种捉摸不定来去自如的千年老妖怪我是要上哪去找啊?

要是他存心不让我找到、躲到一个我进不去也察觉不到的地方……

「唉,乌鹫,别哭了,我头好痛。」心也好痛。

「...

【特殊传说】第三者-上(漾安)

※年代物搬运

※欢迎来到八点档人生大戏(误


一切事情的开始都是起因于找到了那颗大豆……好吧是幻武兵器。

……严格说起来其实也不是我「找到它」,是它「黏过来」才对。

──我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看见会自己「跳」的大豆!

米纳斯会像个幽魂一样自己跑出来就算了,这颗大豆居然会自己跳!还穿过森林穿过草原穿过河流穿过人家的种族结界!最后还嚣张地穿过战场跳到我的面前把所有人都摆平再大喇喇地跳到我身上跟我认亲!

要认亲也不是这样的好吗──

──而且你摆平的人裡面还有我的同伴啊!

害我差一点被五色鸡杀掉!

又不是九澜大哥的无差别爆破攻击!你为什么不判别一下对象!

乌鹫──!你一定要一...

【特殊传说】情人节的烦恼(漾安)

※年代物搬运


褚冥漾其实一直很烦恼,关于「情人节送巧克力」这件事。

并不是说他在计较花钱让商人赚走这种小事,老实说要是这种方式可以确认彼此心意,他也不会在意这种小钱的……不,应该说要是这样就能让感情稳固并长长久久地经营下去,花这点钱还算是赚了。

他在意的并不是「送巧克力」这个行为本身。

而是「性别」问题。

他的情人,和他一样是个「男的」。

虽然早在两人越走越近的暧昧关係开始时他就已经有所觉悟,也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然而在这样一个性别角色明显的节日裡,他还是免不了地有点烦恼。

不过也不是说他因此介意起对方的性别来、甚至排斥什麽的,那种事早在自己感情萌芽之时就连个屁都算不...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