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强人所难(漾重)

※年代物搬运




「啊啊啊啊马的睡过头了!」

某个太阳即将升至天顶的早晨,学园内黑馆中的某间寝室一如往常地爆出了悽惨的哀号。

待在客厅的某蜘蛛默默地看着一个人影从房间经过牠身边飞奔进浴室,速度快得刮起一阵风,慌张到连蜘蛛正在自己客厅看着电视的这个离奇景象都没注意到。

真可惜,牠可是很喜欢这个人那种异常热烈又热情地以大吼来打招呼的方式的说。

主人平常都不太说话,所以这种吵杂到烦的方式特别让牠感到有趣。

虽然有时连牠也会忍不住觉得有点太吵。

某蜘蛛再一次地佩服自家主人的忍受力和耐性之强大。以那种不苟言笑、孤僻又淡漠的性格,居然能够待在这个人身边这麽久,真不愧是主人。

啊,搞不好就是因为这样子反而每天都有乐子可以看所以不无聊?

嗯,主人的心思果然是缜密到任何人都无法揣测的,何况我一隻小小蜘蛛。

手脚并用地(?)关上了电视机并把遥控器摆回原位,某蜘蛛默默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纸条,算好时机爬到浴室门口,刚好让正开门要再次爆冲的人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

「死定了这次一定会被学长杀掉……哇啊!又是你这隻蜘蛛!」

牠的确是蜘蛛没错不需要再强调。

要是会说话,某蜘蛛还真想这样吐槽。

可惜牠不会说话,因此只能放弃吐槽这个选项,只是把手上(?)的某张纸条递给对方。

「啊?什麽……」

『主人说他叫过你了,所以你睡过头不干他的事。』

「咦?!有吗?他有来叫我喔!」我居然没听到!

那个不晓得几百年才难得开口说一两句话的重柳出声叫别人起床欸!什麽样的奇观!我居然没听到!

那是怎样难能可贵的一瞬间啊啊啊!

见褚冥漾一副不太敢相信的样子,某蜘蛛于是又递给对方另一张纸条。

和上一张纸条完全不同的字迹,这一张纸上的笔迹明显秀气漂亮得多,既飘逸又流畅地以和字体展现出的气质完全相反的可怕力道重重地划下了三个字──

『起、床、了。』

「……」

好吧,他不意外。重柳本来就是这种人,是自己不该随便脑补的、是他的错……

……啊出个声叫他一下是会死喔!

「这样子最好是叫得醒啦!」会醒才有鬼!……呃不对这裡的鬼族本来就到处都是……

虽然说前几天因偶然聊到而半开玩笑地拜託对方叫自己起床的时候他本来就不是很认真、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对方会依他的愿望,除了因为这麽做实在很不符合对方个性和行事原则之外,褚冥漾也很难想像、对方可能会用什麽「正常」的方式叫自己起床。

如果只是被打醒搞不好还算好的……学长以前也常常用巴的巴醒他、他已经习惯了。

天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因为懒得说话而直接出现在他梦裡把他吓醒。

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还有传纸条这招……也太復古。

他还以为他们这些火星人都已经把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纸的东西给忘了。

话又说回来,这种叫床……呃、「叫人起床」的方式总觉得好熟悉啊,好像是小时候有听过的一个夫妻吵架的故事裡面……

……呸呸呸!他们又没吵架!

「下次可以拜託换一种方式吗……」知道对方其实一定还在这房间裡的某个角落看着他跟自家宠物(?)的「交流」,褚冥漾用不是自言自语的音量跟语气自言自语地抱怨。

就算不出声,让我醒来之后能够看见你的脸也好嘛。

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褚冥漾几秒钟后回过神来才又再次大吼一声、匆匆忙忙地拿了东西冲出门。

「……」帮匆忙到连门都忘了关的某妖师关好大门,某蜘蛛看了看那躲在暗处思考到整个人都恍神外加定格的自家主人。

呃……所以今天可以不用出门吗?

小心翼翼地盯着动也不动的青年,有一定体积的蜘蛛以意外灵巧的身手偷偷摸摸地爬到了遥控器旁边,在看见主人依然没有反应后欢天喜地地打开电视。


*   *   *


『铃铃铃──』

拍掉。

『哔!哔!哔!』

按掉。

『匡噹!匡噹!匡噹!』

拍掉!

「……」

「……痛!啊!等等!好啦好啦我起来了!不要再射了!我起床了!我起床就是了!我已经起来了!」

主人的珠子是万能的。

某蜘蛛听着房间裡传出某个据说是妖师的人类踩到珠子而跌倒所发出的巨响,从容地关了电视、爬回主人所在的暗处。


评论 ( 4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