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原因(漾安)

※年代物搬运



你心裡很清楚,这样不过是在寻找替代。

但你却无法阻止自己追寻的脚步。

你无法阻止自己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锁定在他身上,并期待和他四目相交的瞬间。

明明不是他。

明明不像他。

明明心裡是知道的。

一点都不像,不论长相、个性、声音、语气、身高、能力属性……甚至身上的气味都和那人不一样,一点都不像。

一点都不像。你这麽对着自己说道。

──但又该死地无法阻止自己追寻着他。

该死地无法阻止自己在他身上寻找那人的影子。

该死地期待他像当年那人那样对着自己暴跳。

该死地希望对方身上继承自那人的能力尽快觉醒,却又该死地害怕他像当初那人那样坠入黑暗。

明明……一点都不像。

你一遍又一遍地对着自己说道,却发觉他的身影反而讽刺地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接着你就发现,不是对方出现在自己眼前,而是你的脚无法抑止地一遍又一遍跟着对方存在的位置、踩上他存在的土地,彷彿一个充满恶意的玩笑。

……这该不会是妖师的诅咒吧?你心想,然后苦笑。

于是你放弃压抑,任由自己栽进这段感情之中。

不管这样的心情是什麽,你已经累得不想去釐清。

反正那早已不重要。

心情什麽的……从来都不重要。


✽   ✽   ✽


你们的第一次,是你主动的。

仍记得,那时他那副吃惊、错愕、又不知所措的表情,手足无措的慌乱,不敢置信的眼神,令你心中升起一股罪恶感、却无法停下动作。

你感觉着对方充盈在自己体内,是和那人不同的形状和温度,你是分辨得出来的,然而还是自口中吐出了满足的叹息。

那随着动作而在自己体内胀大的分身、对方由闷哼逐渐转变成低喘的喘息、不知不觉中挂满汗珠的温暖肌肤、略嫌瘦小却结实的身躯、情不自禁主动堵住你的低吟的唇──他表现出来的一切皆煽动着你的情慾,同时也让你有种被狠狠地刺伤的感觉。

你不明白为什麽会这麽痛,明明自己遂了心愿。

你甚至无法釐清自己心痛的原因。

是为了什麽心痛?

是为何而心痛?

是为谁心痛?

你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只是藉由他给予的温暖和慰藉来逃避。勉强自己忽略总是在望着他时出现在脑中的那人的脸庞,却在那人的残影渐渐淡去时紧张地想从眼前的对方身上再度抓回当初那份感觉;你承认想利用他来说服自己当初那件悲剧并没有发生,却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讨厌看到对方和那人相似的部分、反而是有关他的其他事情不论再小都能令你欣喜;你害怕遗忘当年,却也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没有眼前。

你开始不知道自己想要看见谁。

你开始不知道自己心裡想的是谁。

因为不会釐清、不能釐清、无法釐清、也害怕釐清,你更加变本加厉地逃避,逃避面对、逃避釐清、逃避纠结,任由自己沉溺。

因为你是鬼族,是个只会顺从自己欲望的生物。

但也因为你不是鬼族,所以无法完全忽视自己心中明显的动摇与崩塌。

顺从自己的心去爱,却不知道自己在爱谁。

感觉到自己的心某个角落因这一切崩解,却无从寻找原因。

唯一能确定的是,你会因他而欣喜、因他而悲伤、因他而愤怒,你会为了他笑、为了他怒吼、甚至为他掉泪。

但你不确定这些行为是不是因为把他作为那人的替代所造成。

你会为了他吃醋、为了他杀人、为了他违背自己。

但你还是不懂,这是个什麽样的感情。

和他在一起时,自己心中想的是谁?

肢体交缠时,口中喊出来的是谁?

望进对方眼瞳时,看见的是谁?

你不明白,却也还是这样浑浑噩噩沉沦下去。

你不想明白。


✽   ✽   ✽


你以为,你心中的这一切溷乱、这一切纠结、这一切逃避都只是自己的问题。

只要表面上坦然地对待他,他就会回应你微笑。

所以你以为他什麽都不知道。

他不明白当初所有的纠葛与溷乱,所以你以为他不会查觉。

你以为他不会懂,所以只用悠哉而优雅的态度面对他。

你不希望他懂,所以只对他露出美丽的微笑。

你希望他看见的是光鲜亮丽的你,不愿意让他发现你背后的黑暗。

真是讽刺,因为你们就是黑暗,而你是最了解这点的人。

但儘管如此,你仍是微笑地作着一般鬼族根本不屑、也不可能做的表面功夫。

因为你深知自己的污秽,不想将他污染。

曾几何时,你已开始不愿将当年的一幕幕套在眼前对方的身影上。

曾几何时,比起挽留当初、你更希望留下现在。

但你仍是没有察觉。


✽   ✽   ✽


「你到底在看谁?」仅仅一句问句,他便将你堵得说不出话来。

你从未看过他那样的眼神,冷漠地复上他们妖师独有的黑暗色彩、却在深处炽烈地燃烧着什麽,你惊讶地捕捉到了其中一闪而逝、被隐藏起来的悲伤忧心与痛苦,却不明白他为什麽会有这样的情绪。

「为什麽……你不看我?」

「为什麽你总是不看着我?」

「为什麽……要在我身上看着某人?」

「……我不是他……」

「……不要把我当成他。」

你愣愣地听着他说了这些话,脑中一片空白,也忘了自己回答了些什麽,只是在惊吓惊讶与惊喜中反应不过来。

惊喜于原来他是在乎自己的。

惊讶于他居然是如此地在乎到摆脱了他平常温暖到有些懦弱的温柔,惊讶他居然还是奋力地压抑住了才没有怒吼。

惊吓于,他居然发现了,发现了你一直奋力隐藏着的东西。

原来你一直都错了。

他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麽迟钝。

迟钝的是你。

自以为看透了对方,其实什麽都不懂。

自顾自地吃醋、自以为是地为对方着想。

但其实一直被小心翼翼地对待的人是你。

他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麽软弱。

你一直都错了,错得离谱。

如同当年那样,错得离谱。


✽   ✽   ✽


之后,他给你时间思索,而你也想了很久。

冷静下来才发现,之前内心的一团乱早已不再,其实你的心早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做了选择。

其实你早就不会下意识地在他身上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其实你早就不会在望着他时自脑中浮现出那人的脸庞。

其实你早就不会藉由他怀念过去跟那人的种种。

其实你早就不会……

其实你早就……很久没有想起那个人了。

你只是误会了怀念与爱的差别。

你发现其实自己早就不把他当做替代。

你发现他其实从来都不是某人的替代,是你自己误解了自己的感情。

其实打从一开始,你就爱上了他。

不是因为他的身分、不是因为他所继承的能力、不是因为他是那人的后人。

因为是


✽   ✽   ✽


「安地尔……」

你看见许久不见的他带着迟疑呼唤着自己的名,没有放过对方眼中眨眼即逝的害怕与苦涩,也看得出他脸上满满的担忧。

你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忍不住露出笑容。

而这笑容令他一呆。

再度为他这单纯到几乎令人无言的反应而失笑,你闭了闭眼,接着用你那漂亮的蓝金色眼瞳望进对方深如墨的黑瞳,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开口──

──对他说了、那你一直要求他对你说、你自己却对谁都没说过的三个字。

你确信这三个字就足以解释一切,因为回应你的是对方拥抱的温度和哽咽的声音。

于是你笑着、将脸埋入他颈窝。


评论 ( 2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