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红酒(漾安)

※年代物搬运

※老安好正(自己讲




印象中,他还真没见过对方喝过除了「咖啡」以外的饮料。

打从第一次对方强制招待自己开始,不论对方递给自己的是什麽、他总见那人手上捧着的一定都是咖啡。

无论是独酌、对饮、或者是多人茶会(呃、这个的机会当然是相对地少了很多),不管是怎样的时间、地点、场合、或时机,他从不曾在对方杯中见过咖啡以外的东西。

甚至连食物都很少吃,但就是不会一天没有咖啡。

永远都是那千篇一律的咖啡。

嗯、好吧,也许咖啡的种类是有所不同吧,只是他分辨不出来。

总而言之,那人嗜喝咖啡的程度让他几乎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咖啡因成瘾了,不然怎麽会连水都没见他喝过、却无时无刻总见他端着一杯咖啡在啜饮。

其实你根本把咖啡当水喝吧……?

……不、可能不只──

──其实咖啡根本是你的生命灵药对吧……喝下去就会恢復体力值这样!

所以你才要喝这麽多吗?!因为你每次都用一些很耗体力值的技能!

既然如此只要把你的咖啡拿走你就挂了是吧!你的罩门是咖啡啊?!

原来如此!

一切都真相了!

每次想起这件事,褚冥漾最终都是用这段有如自暴自弃的脑残猜测绝望地下了有和没有一样的结论。

因为探讨这种事情根本不会有答案,只会令人有想要乾脆把它当做普通习惯无视的无奈又无语地複杂心情而已。

……由此可知,当他有一天看见对方手上拿着的不是咖啡而是红酒时,内心是多麽地震惊。

虽说不能说是吓很大,但那种震撼也不是「惊讶」就足以形容的。

红酒欸!他不是在喝咖啡竟然是在喝红酒!

居然是红酒!

他震惊到甚至没有脑残,只能不断地强调眼前的事实,好似这麽做就能让内心的震撼少一点。

才刚冲完澡,脑子也因为热水的作用有点晕,现在的他不太能接收这种冲击……

只见先他一步沐过浴的那人身穿饭店提供的白色浴袍,不知道为了什麽原因而独自窝到了阳台上,在这不被房间内灯光打扰的夜色下凭栏眺望。

仍带着水气的髮丝贴着那人的面容、颊上残留着被蒸气薰出来的红晕,身体尚未退去的热度使得肤上挂着几颗汗珠、晃荡着的赤足因为浴袍的设计而将那优美的线条展露无馀,本就带着金光的湛蓝眼瞳更被外头的五彩缤纷映出了流光,一手支着颊、一手灵巧地用四指夹着高脚杯,低声却又愉悦地哼着歌,嘴角带笑。

对方就这样在夜色的衬托下散发出宁静平和氛围的景象,让褚冥漾不禁一瞬间看得失神。

那瞬间,他几乎要以为他看到的是别人,而不是那个在他同伴间只要提起便人人喊打喊杀的鬼族高手。

然后就在看到高脚杯中的红酒时因震撼而清醒过来。

微愠地努力阻止全身血液流往某个部位,他困窘地搔搔头以掩饰自己的失态,接着在发现其实对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掩饰完全没意义时顿了一下,最后叹口气、边骂自己白痴拿起毛巾默默主动走上前去。

而在他把毛巾往对方头上盖下去之前,那人就先开口了:「不用擦没关係的,反正我不会感冒。」

「……」

……原来你还是有看到我嘛。

你既然有看到我不会表示一下啊?出个声或眼神示意也好啊!我还以为你恍神了,结果又突然出声是要吓谁!

习惯性地脑残该几句,褚冥漾还是没因对方的话停下手上的动作,毛巾直接就往那人的头顶上盖下去,接着绕到他背后缓缓擦拭着那头蓝色长髮:「……就算你不会感冒,还是擦一下比较好吧……湿着头髮吹风很容易头痛的。」虽然说你这老妖怪可能也是不会吧哈哈哈……

但对方并没有褚冥漾意料中的反对,只是在他刚开始擦拭时稍微僵了一下,接着很快地恢復平常的态度耸耸肩:「……这种事无所谓。」语毕提起酒杯、轻啄了一小口红酒。

他看着对方的动作,勐然地又想起了方才的震惊。

在几秒中的犹豫后,他不禁忍不住开口问了:「呃、你……喝的是什麽?」

那人从毛巾底下抬眼看了他一眼,轻叹口气后,用一种「你竟然连这种东西都不知道啊真是可怜」的遗憾语气回答:「红酒啊。」说着还晃了晃杯子。

……废话。

啊我要问的又不是这个!

我当然知道那是红酒啊! 我还没那麽没常识连红酒是什麽都搞不清楚好吗!不要用那种眼神!

我是想问你这个靠咖啡为生的老妖怪为什麽突然换红酒喝了啦!那个不是你的生命灵药吗!

「……我当然知道好吗。」没种把刚刚那一瞬间就冒出的一长串脑残都说出来,他再度叹了口气:「只是……怎麽会是红酒?」在这之前他真的以为对方除了咖啡不会碰其他饮料的。

「冰箱裡就有啊。」那人先是用着轻快的语气说出这个事实,然后愉快地感受到褚冥漾因这个答案而黑线地沉默后,才再度开口解释:「而且这瓶红酒刚好很适合这个夜景呢。」

「呃?」

意外单纯的理由令他微愣。

「不然你以为是为什麽呢?」感觉到褚冥漾不知不觉停下了擦拭的动作,那人偏头扯掉了毛巾、转过身面对他,倚着栏杆笑望。

「呃、也没有啦……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但还没等褚冥漾把话说完,那人便笑着递给了他另一杯红酒堵住他了接下来的话:「哪、要不要试试?」

而那眼神、那笑容……彷彿是在邀请他什麽。

不只是尝个味道这麽简单。

他不由自主地接下酒杯。


那一夜,他记得在那之后还有很长的一段后续,然而细节什麽的却在酒精的催化下记得不太清楚了,唯独那红酒滋味记的牢牢的。

入口的口感滑顺、却后劲十足,味道丰富多变,然而在你想要进一步仔细探寻裡头的层次时、又立刻从你手中熘走消失,完全无法捉摸。

只好再品尝下一口。

期望下一次能更了解。

然而永远不知道这层面纱后面还有多少层、却无法放弃。

无法停止探索。

无法停止。

……他不确定这种酒到底适不适合配夜景,虽然那人是这麽说。

但他知道,这款酒会让他想到谁。


评论 ( 2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