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擦肩而过(赛安)

大家好又是我,炸弹客又来了(丢完逃




CP:赛塔X安地尔、赛塔X安地尔、赛塔X安地尔(一样是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最初,他对于赛塔萝林这名古老白精灵的印象,仅限于「亚那的几位精灵导师的其中之一」罢了。

在藏匿术法的掩盖下,他曾和凡斯稍远地看过亚那和那几位讨论事情的模样,但那时的他所在乎的也只是那位好友和平时的天然呆不同的认真面貌,甚至连那几位古老精灵谁是谁都没看清。

就算亚那曾经主动提起那几名他所尊敬景仰的老师,对于目标早已放在妖师首领继承人身上的安地尔而言,那也不过是其他次要的敌营资讯而已。

在凡斯死前,他对于那淡然而温和的古老精灵的印象,仅止于此。


然而,在实际面对面之时,安地尔倒是马上便认出了对方的身分。

行走于现世的白精灵本就所剩不多,有亲身参与这场大战的更是只寥寥数名,再以他记忆中亚那叙述的特徵推测,要辨认出对方并不困难。

「唉呀,您是那位……」

而那名精灵显然也立刻认出了他。

「真荣幸,古老而避世的白精灵居然知道我?」

早料到来抢夺凡斯记忆和能力的行动会有不少的困难与阻碍,但会遇到认识的面孔倒是出乎安地尔的意料之外──虽然他和对方根本连认识也说不上。

眼下的时机其实并不适合细细打量,然而安地尔也忍不住多看了这名精灵几眼,并发现对方的气质竟和亚那有些相似。

也或许是因为精灵都是那个样子。

「殿下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却不明白知情者皆在暗中向主神祈祷。」对面的精灵淡淡地回答,和亚那相似温和但更加沉静的双眸扫视了鬼族高手背后的中低阶鬼族、再偏头看看自己的人马,最后在对方带着流金的蓝瞳中停下目光,看得安地尔不由自主地绷紧神经。

「……就算殿下仍珍视这份友谊,后方也不是鬼族能进入的地方,请让殿下安心地送别那位朋友吧。」

他看着那把指向自己的剑锋,感觉到面部肌肉自主性地拉起了笑容。

「我也是他们的朋友啊,送行怎麽能不算我一份呢?」


后来那场战斗,足以令安地尔这样的存在于千年后都仍不时忆起。

或许是因为那场战斗的目标、或许是因为那场战斗所代表的意义。

又或许,是因为那场战斗的对象、竟强到令他无法达成完整的目的。


* * *


儘管如此,等再见到那名精灵的时候,却已相隔千年。

岁月流逝,他的目标仍是妖师、他仍替人保护着妖师,但那名妖师早已不是从前那个人。

而时间甚至也改变了古老的精灵。看起来少了点消极忍让、少了点从容淡漠,多了些执着和精灵少有的热血,也让安地尔没能在一开始便认出对方。


「……」

利用从天使那裡複製来的记忆、鑽漏洞逛着学园警戒较鬆的区域想找点乐子,安地尔在某偏僻角落的凉亭下看见那发着微光的身影时,难得无言了一下。

「又见面了,原来鬼族也会贪着月色的美丽来到此处散步吗?」

而对方看到他时的第一句话更令他差点以为自己现在还披着那个天使的皮。

「一般而言,你们在这种地方看到我的时候该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打招呼吧?」

「在主神的庇祐下,任何种族都能享受这样美丽的夜晚,相信鬼族也是喜欢美丽的事物吧?」

答非所问。「是不讨厌。」这个对象绝对不行,问不出他想要的东西,「不过我可不想跟一位精灵相亲相爱地赏月,我相信精灵也不希望完美的夜色有鬼族打扰吧?」

「──您应该很清楚,您在找的那一位现在不可能在这个学园裡。」

就在他转身要直接离开时,对方从容但刻意的话语恰到好处地传来,儘管什麽也没做、却令安地尔停下了动作。

「……精灵打算当个好心到会提供鬼族情报的大善人吗?」

沉声踏入凉亭,安地尔看见精灵美丽的脸庞上竟是挂着微笑。

「真要说的话,我也不过是点出了您早就知道的事实。」手裡甚至还轻轻捧着杯热茶,赛塔抬眼望进站在身旁的鬼族那双深色亮眸,完全没有因对方的接近而做出任何明显应对:「精灵不会提供鬼族情报,您无法从我这裡得到任何东西。」

对方的目光令他勐然地忆起千年前那次对话,且不知道为什麽因此突然感到非常不快,安地尔缓缓眯起眼:「精灵,你在耍我?」

「论开玩笑的话,精灵是绝对比不过鬼族的,您太赞扬我了。」感觉到对方一下子散发出针对自己而来的强烈杀意,赛塔眨眨眼,将杯中的茶饮尽。

「不过,战斗的话可不一定。」

几乎是在精灵说完话并放下茶杯的瞬间,充斥于凉亭内的尖锐杀气也跟着立刻消失,彷彿那几秒的剑拔弩张只是错觉。

不知道什麽时候又恢復了无所谓的轻鬆表情,安地尔耸耸肩:「开个玩笑嘛,我现在可一点都不想和你们打起来,这边已经有很多事情够我忙了,何况我本来就不是来打架的。」他收起手中的黑针,摊手。

「就像你说的,我们可是很擅长说谎骗人开玩笑的喔。」

看看那双空空如也的掌心,再望向鬼王高手那邪魅的促狭笑容,精灵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既然您如您所说的那样忙碌,为何您还要在这种地方浪费美好珍贵的时间开精灵的玩笑?」

「忙裡偷閒,散心充电,转换心情。」

他发誓对方那瞬间的沉默绝对是精灵在无言。

「……那麽、我该说荣幸吗?能参与您忙裡偷閒的宝贵时光。」

「哈哈哈!真不愧是能教出亚那那种学生的精灵,连思考逻辑都这麽令人叹为观止。」毫无保留地大笑出声,现在真心心情变得很好的鬼王高手连想拍手的感觉都有了:「那三位所创建的学院果然不同凡响,竟然连这麽奇怪的精灵都可以在这裡就职,还是说就是要这麽奇怪才待得下来?」

「您这些话我就当作称赞了。」

见眼前的精灵又悠哉地倒了一杯茶,安地尔抹掉被笑出来的泪滴,停下笑意:「……可惜我没带咖啡出来,忙裡偷閒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既然待在这裡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不打扰精灵赏月了。」

他再一次转身离开,而对方也又一次在他的特殊阵法出现的瞬间看着他的背影发话。

「您知道的,这所由那三位所创建的学院,其实有很多和那时候的那些人有关的人物。」

这次,安地尔没有中止法术,直接在对方语毕的同时消失在空间中。


* * *


「……精灵是不会给予鬼族情报的。」

凉亭裡,在月光不会被屋簷遮挡的角落,古老的精灵看向前来安慰自己的大气精灵,温和地勾起微笑。

而在学院的另一处,身为精灵石化体的三位校舍管理人其住所窗边,则有一名鬼族悄无声息地踏入。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