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没有题目的架空OOC(漾安/漾因)

……今天的我是炸弹客(丢完就跑




※【特传/褚冥漾X安因】架空OOC、屁孩国中生X家教老师

※今天为漾安提供的脑洞关键字是①好奇心②看着我再説一遍③认真装病




CP: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有时候,所谓的日久生情不过是那样地简单,却也常如同无法预测的大地震一般令人措手不及。可能甚至等到造就结果的真正原因早已过了许久,当事人才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其实都早就发生。然而儘管事情的开始并非无迹可寻,但也像是苹果必定会受地心引力而掉落的定律、无法阻止与控制。

不过若要以那些青少年学者专家所述、用「好奇心」或是「下位者的崇拜」来解释这样的感情,褚冥漾又会觉得非常不甘心,就和以往总是被大人们拿「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当不是答案的答案搪塞时一样赌烂。

就算对于这方面的参考基本上都只来自于老妈老姐常看的电视剧、和学校女生常聊到的八卦与言情小说剧情内容,褚冥漾自认为还是可以靠这点知识判定,自己现在的感情八成就叫做「恋爱」。

于是他的初恋就这麽愣头愣脑地冒出了嫩芽、还我行我素地就在没有任何灌溉和施肥的情形下成长茁壮,等褚冥漾意识到时,他早已位于思绪会开始有事没事就往那人身上飘去的重症末期。

第N次在那位有着极端好运的好友提醒下拉回神,褚冥漾抱着头,真正感觉什麽叫做大事不妙。

这已经不只是「我发现我喜欢上他了但他会不会喜欢我呢我去告白会成功吗」这样清新可爱单纯的问题。

因为,他喜欢上的那个对象、是他的一对一家教老师。

而今天,也是那一周一次的固定上课日……前几天才确认自己感情的褚冥漾认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乾脆装病请假、让对方取消这周的课算了。

毕竟有自觉和没自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就连他自己都非常疑惑,过去那段时间自己到底是怎麽就这样保持冷静撑过来的。

现在的他,完全没有自信可以用平常心和对方在自己房间裡单独相处两三个小时。

对于正值热血冲动的青春期国中男生而言,那是种酷刑。

就算明知如果被发现家裡他是装病的,他也可能会有被老姐撕成碎片的危机,但和接受几小时的酷刑比起来……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到爆的褚冥漾于是在放学前几分钟发了讯息给对方,解释了他觉得身体不舒服想取消这周课程的事情。

就某方面而言,他认为他这种说法其实也并没有说谎。

对方很快便回复了。

『咦、没事吧?还好吗?要好好休息喔。』那人一如往常地温柔体贴,和他那恶魔般的老姐不一样,是个天使。

这温柔的关心差点让褚冥漾想要跪下来发讯息回去招认兼忏悔。

不过下一条讯息却在他真的要跪下来之前便传了过来,上头的内容则是让某个国中生吓到差点摔手机。

『但是我车其实已经到你们学校附近了耶,要不要顺便载你回家?』

……啊啊啊如果这是报应来得也太快了吧!

『对不起我错了我其实是骗你的我并没有生病。』于是褚冥漾一秒就承认了,就算被说孬也无所谓。

『果然如此。』对方依然回得很快,后面还附了一个吐舌头的贴图。

『我就觉得奇怪呢。除非病到连手机都拿不起来,否则漾漾是不会乱逃我的课的,对吧?』

对方的说法让他的心因羞愧和自责而抽痛,但同时也因那人竟如此了解自己而开心,儘管这句话中其实隐隐带着某种散发黑暗气息的威胁。

只是传了几条讯息就这个样子了,那等真正和那人面对面时,他的心底又会蔓延出多少令他躁动不已的情绪?他不敢想像。

而他更是一点也不想面对自己这彷彿少女般、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地等着待会见面的心情。

……他深深觉得自己病得不轻,且无药可医。

心情複杂地把脸埋进掌心,无视台上老师瞪视的褚冥漾就这样悬着一颗可悲的脆弱少男心,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


* * *


等到终于开始了和对方一对一的课后辅导,心思完全不在课业上的某国中生自然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不管他如何努力想要转移自己糟糕的注意力,对方详尽而不繁琐的优秀解说却仍然是从他的左耳进去右耳出来、再从右耳回去左耳、最后依然还给那个人。

褚冥漾觉得很无奈也很无辜,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对方那随着室内照明而一闪一闪反射光芒的金色长髮实在太干扰人的注意力了。

是说他记得对方的头髮从他们刚见面时就一直是这样又长又柔顺的状态。且因为髮色的关係、总是比他那恶魔美女老姐的黑髮反射着更加炫目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有用什麽东西保养过……还是其实跟那张脸一样根本是天生丽质?

明明是男的却天生丽质成这样也太犯规了吧!

边胡思乱想着,褚冥漾有些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一搓闪过眼前的金髮。而这稍大的动作自然不可能不被坐在旁边的那人注意到。

「……漾漾?」

安因觉得有点困扰。

他当然有发现自己负责指导的孩子今天上课时频频走神的状况,但由于不清楚其中原因,所以除了不断提醒对方回神之外、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方一直是个体贴乖巧而机灵的孩子。虽然可能是因为家庭教育和成长环境因素而显得不太有自信、并相较于其他同龄的男孩有些懦弱,但也非常听话认真。儘管仍会有这年纪的孩子普遍都有的懒惰与粗心,不过基本上大部分的时候都不会让他烦心,像现在这样连上课都不专心的情形更是第一次。

难道说……他先前说的身体不舒服是真的?

「漾漾,」想到这裡,安因不禁有些担心地探头过去,想看清自己的学生是否有神色不适的徵兆:「你不舒服吗?虽然我刚刚在LINE裡那麽说,但如果你真的不舒服还是要说出来喔,我们可以先暂停今天的课没关係。」

然而那孩子却似乎被他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愣愣地眨了眨眼,用非常呆的表情看着他,吐出气音组成的句子:「……」

「呃、漾漾你说什麽?」他又靠近了些,想要辨识出对方细如蚊蚋的话语。

「……安因的睫毛也好长喔。」

但他听见的却是那个孩子以不算小声的音量、哑着声音说出的这句话。

而在安因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唇就在下一秒、被一个霸道失礼却生涩的吻给封上。并在极近的距离下,看见那双没有杂质的明亮双瞳逐渐从失焦裡回过神、接着便在意识到发生什麽之后陷入极度的惊慌狂乱中。

在感受到冒犯之前,某教师却反而是先被这幕给逗乐了。

以至于他慢了好几拍才感觉到迟来的热度袭上脸颊,甚至连对方结结巴巴的道歉都没能听清楚,原地当机。







……不会有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