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傳說】困難的邀約(漾重)

※年代物搬运

※2011聖誕賀




褚冥漾觉得很鬱卒。

今年的圣诞节,不同于以往閒閒没事做地吃蛋糕收卡片用嘲笑掩饰对众闪光的忌妒之心,他第一次有了想约的人,因此他于是很兴奋地从一个月前就开始计画起这一天,想让今年的这个特别的节日变得更特别。

但在他规划好了行程、准备好了要送的礼物、婉拒掉了所有邀约、甚至连要说的话都你好草稿演练过了之后,到了平安夜他才突然想起一见很重要的事──

──人,要去哪约?

他忘记自己根本没有对方的连络方式,根本找不到人。

褚冥漾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需要砍掉重练,比习惯了的天生衰运更让他想一头撞死。

衰就算了,我这样根本智障吧……

……真想找牆撞……

目死到了天边,褚冥漾整个人趴在桌上,乾枯。

仔细想想……他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的话应该都有看到我做的这些准备吧……所以他应该是知道我想要做什麽的才对……那他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表示什麽的意思就是说……

……他根本不想理我吧。

似乎人一旦忧鬱起来就会越来越消沉,褚冥漾的思考方向愈加负面,但是他却无法停止自己这样。

也是啦,以他的个性会让我约吗哈哈哈哈。

像我这样一个啥都做不好、一天到晚脑残但是遇到真正重要的事的时候脑子却没什麽用──例如这次──还事事需要别人担心收尾、不但弱爆有时还会带衰别人的人,他根本就没看在眼裡吧。要不是因为我的妖师身分,我们根本不可能有所接触、更别说是连繫了。

但正因为自己是妖师,褚冥漾也根本就没有脸、更没有资格要求他们能有至少像普通人一般的相处。

连「朋友」都不能,何况是……

褚冥漾觉得眼眶有点热,赶紧眨了眨眼,深呼吸几次,平復差点收不回来的情绪,就怕被不知道躲在哪裡的对方看见自己的糗样。

然后下一秒,他便自嘲了起来。

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希望,他却如此渴望对方到连示弱都不愿意。

不愿意放弃。

虽然明知是徒劳无功。

突然,手机响起,惊醒了又沉入自己思绪中的褚冥漾。他慌慌张张地接起手机,小心地控制声音不让还未收拾好的情绪溢出:「……喂?」

「漾漾,」手机中传来的是千冬岁的声音:「抱歉那麽突然,但是我们这边突然有一个任务需要妖师的力量辅助,真的很需要,你可以来帮忙吗?」

「……现在吗?」

「对,可以吗?」千冬岁的声音带着歉意:「我知道你这两天好像有事所以推掉了所有任务……但是公会裡我也找不到别人了。」

褚冥漾几乎是瞬间做出反应,连自己都不晓得这到底算不算是有经过思考的选择:「好,我去。」

「呃?」千冬岁好像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嗯,我会去。」不知是为了让谁相信而加强了语气:「所以,任务内容是什麽?」


✽   ✽   ✽


不出褚冥漾所料,等到任务结束、他回到自己住处时,平安夜已经过了。

千冬岁要他去的是个蛮大型的任务,总共动用了几十个各色袍级来处理。虽然因为分工和任务性质的关係并不辛苦或有什麽生命危险,但却会耗掉很多时间。

所以他才更要去。

而且使用妖师的力量时需要一定的专注度,他才没办法胡思乱想。

接下来……就只要度过圣诞节这一天就好了……

就和以前一样,看电视打电动吃东西睡觉,一天很快就会过了……

拖着其实运动量没有很大、但因为用精神力过度而步履有些蹒跚的身体,褚冥漾全然没注意到脚边窜过的东西和房中闪过的黑影,像一具行尸般慢慢踱进屋,开灯。

然后被眼前全身包得黑漆漆的人形吓到。

「哇!」

也不知是因为看到意料之外的人、还是人太黑他以为看到鬼。

房中那人挑眉。

「呃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被吓到的只是……」见对方不悦,明明是被吓到那一方的褚冥漾只能赶紧道歉:「……是说,你怎麽会来?……」

「……」

「呃……」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重柳闷闷的声音透过布料传出。

「……啊?」

「不是你写字条邀我来吃晚餐的吗……」重柳除了闷之外似乎还逐渐多了些怒气:「结果你还出任务。」

「……啥?」

「……」

「……等等不要拔刀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边大叫边惊恐退后,褚冥漾本来就在今天耗到没剩多少的脑汁开始煳成一团:「什麽字条!我没写啊!」

拔刀拔到一半的某人定格:「你不是叫……拿给我吗?……」他说着转头看向那隻蜘蛛。

只见某八脚动物虽然脚比较多但还是晚了一步,逃脱计画没有成功才刚爬到窗框就被主人的视线盯到僵住不敢动。

「……你做的?」

「……」蜘蛛还是不敢动,甚至不敢转头对上主人的视线。

「──?」重柳眯起眼睛。

蜘蛛立刻从窗台上弹下来抱住重柳的大腿。

于是褚冥漾就看见这一人一动物(?)在自己眼前上演着奇妙的对话和沟通景象。

「讲清楚说明白!」

「……!……!……!」

「什麽!」

「……!……!……!」

「……」

「……!……!……!」

「……你!」讲到最后,重柳突然又拔刀了。

「!!!!!!」蜘蛛这次用比刚才快了三倍的速度逃逸──逃到褚冥漾背后。

「欸?!」褚冥漾惊恐。

你们吵架不要波及我啊你们!

我不要被扫到重柳的颱风尾啊你这隻臭蜘蛛!

「……你让开。」虽然公私分明地没有把怒气波及到褚冥漾身上,但是重柳压抑住的怒火还是让褚冥漾暗暗心惊。

怕蜘蛛真的被重柳给杀掉而产生什麽严重的后果,褚冥漾只得头皮发麻地一边诅咒一边护住蜘蛛:「等、等一下……有话好好说嘛……」

「……」握着拔出一半的刀子,重柳静静地盯着挡住蜘蛛的褚冥漾。

「……呃、呃所以,那、那张纸条是你的蜘蛛给你的?」

「……」沉默,点头。

「纸条也是他自己写的?」

「……」闷。

「……这隻蜘蛛他真的会写字?」褚冥漾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惊讶还是无言。

居然还会写字……这是什麽异常的蜘蛛!

大就算了,还会写字!

你们其实根本是养蜘蛛精吧!

「……他说你准备了很久,虽然忘记没有连络方式是你自己脑洞,但是就这样放弃太可惜,所以帮你邀。」

「……」

……还真是谢谢你喔。

臭蜘蛛。

谁脑洞啊!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脑子又有多大!

「……我们没有圣诞节。」就在褚冥漾还因为某个词而在心中腹诽某蜘蛛同时偷偷向后踹几脚时,重柳突然冒出了这麽一句让褚冥漾愣了愣以至于差点被反击得蜘蛛咬到的话:「所以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是在忙什麽……也没有礼物……」

褚冥漾恍然大悟。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表示什麽是这个原因吗?

「……不需要准备礼物啊。」领悟了这件事让褚冥漾一整个神爽,心情莫名地舒畅,胆子也突然大了起来,笑容满面地接近已经放下武器、有点困惑的重柳。

「嗯?但是……说你们都会交换……」

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重柳的话就被褚冥漾的下一个动作消音了。

「……」

「礼物,我就收下了。」


评论 ( 4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