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第三者-下(漾安)

※年代物搬运




等我恢復意识的时候,第一个迎接我的就是乌鹫满是泪痕的脸在我眼前放大的景象。

也因此,我醒来之后做的第一见是叫做、大叫。

「哇啊!」

「漾漾!」

乌鹫一看见我醒了,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上来。

呃,幸好他没勒我脖子,只是趴在我胸口哭。

「呜……漾漾……漾漾你终于醒了……呜对不起啦漾漾……」

刚醒来的脑子还钝钝的,我完全无法对趴在我身上哭得唏哩哗啦的乌鹫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我胸前辈子上的水渍渐渐扩大。

……等等,被子?

我记得我原本是在客厅──

「快点起来,不要再哭了。你这野小孩继把小妖师的力量抽乾之后、现在是打算用眼泪淹死他吗!」

就在我一边试着进入状况、一边觉得乌鹫似乎是打算不把这整条被子给哭湿就不会停的时候,一隻手便伸过来揪住乌鹫的领子,把他从我身上给拎了起来。

默默地想着「这个世界的人怎么不分对象都这么喜欢抓人领子」,我迟缓地随着那隻手领起乌鹫的动作抬头。

其实就算不用对上那双炫目的蓝金色双瞳,光看那隻纤长的手从容优雅的动作、听见百听不厌的独特慵懒嗓音,我心裡立刻就认出是谁了。

只是脑子反应得太慢,一直到对上视线才叫得出名字。

「安地尔……」

「嗨,早安啊,小妖师。」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安地尔随手一抛、把还在挣扎的乌鹫给丢到了房门外。

真的是用「丢」的,我还看到很漂亮的抛物线。

不过乌鹫也立刻稳稳地降落着地,并很快地从房门外冲进来然后巴住我的枕头边边不放。

但是这次我和安地尔都没有理他。

「安地尔……」

我从床上坐起来,既焦躁又迟疑地朝安地尔伸出手,内心欣喜他的出现、又深怕他只是我刚醒来意识不清所产生的幻影。

如今我才意识到自己对于失去安地尔这件事怀有多大的恐惧。

怕到不敢去确认他回来。

然而就在我快碰到他、却又不安地停下动作时,安地尔就在这时伸手、握住了我。

感觉到他那冰凉而修长的手指,我忍不住笑了。

「你这个笨蛋,还笑得出来。」

看着我的笑容,安地尔皱起眉、开骂,握着我的手的力道开始加重。

嗯?总觉得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是我的错觉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居然同时使用两个幻武兵器,太乱来了吧,你白痴吗?」哼了一声,安地尔鄙夷地瞪了我一眼,手却是紧紧地抓着似乎不肯放:「你是不知道一次使用多个幻武兵器所消耗的力量不只是相加、而是等倍吗!还一次使用两个高等幻武兵器做这种大规模搜索!就算有妖师之力也不是让你这样用的!你这个智障!」

欸……居然笨蛋白痴智障都用了……我这次到底睡了多久啊让他这么担心……

『您已经睡了整整十天了。』

哇靠!十天!真的假的!

破了上次一个星期的纪录了啊!

……不过米纳斯都已经力量恢復到可以跟我说话了这……

也难怪就算是身为前任双袍级的安地尔也会失控成这个样子……

「呃……我那时候急着找你嘛……没有想那么多……」

「那只需要用你那个水幻武就够了吧!不需要连『这隻』都一起派出来!」安地尔指着两手紧紧攥着床单的乌鹫,显然火气很大:「尤其你们才刚缔结契约没多久、使用起来会更费力这个道理你是不知道吗!笨妖师!」

啊,居然变成笨妖师了。

我看了看一旁的乌鹫,很惊讶他这次听了安地尔这样的话后竟然没有回嘴然后跟安地尔吵起来,反而是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我。

唉呀,他也知道了。

拍拍乌鹫的头,我轻叹口气,转头对上安地尔又是愤怒又是焦虑的视线。

同时转动了一下我们互握的手掌,和他十指交扣。

「我只是想说乌鹫难得有心嘛……而且梦连结他也的确比较熟悉啊……」

其实,安地尔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乌鹫这个一向任性的小孩第一次说他要帮忙、他要「负责」,我实在不忍心阻止他啊。

所以那时候我才会抢在米纳斯之前先答应……我想让乌鹫做。

就让他去试试看嘛,这也是一种成长啊。

呃、慢着,我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类似爸爸的心态了啊。

小孩子的影响力果然很恐怖……虽然乌鹫严格来说应该是我曾不知道哪裡去的曾祖父那辈的人……

「你这个呆子,你忘了他本来是阴影吗?」安地尔还是继续骂,不过没有排斥我握得更亲暱的举动:「他刚变成幻武兵器不久,还不晓得幻武的力量来源来自于主人、就还是用以前阴影时期那种方式在使用力量……你却就放任他这样胡搞是想死吗!你以为你的力量可以和阴影媲美吗!愚蠢也要有个限度!你脑洞啊!」

呃、又多了呆子愚蠢和脑洞,他骂人的词彙到底有多少啊。

糟糕现在好像不是佩服他的中文造诣的时候。

……是说被他这么一骂我才想起来这件事。

啊干我该不会差点害死自己吧!

马啦我差点就在不知不觉之中自杀殉情了啊!

乌鹫你是阴影还是煤炭啊!还有慢性自杀这个功能吗!也太危险了一点!

「……你该不会是没想到吧?」

「……」就是真的没想到。

「……你果然脑残。」

喂!你还有词喔!

「唉、算了,反正你这个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喂……

安地尔说着叹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头顺势一倒、靠上了我的肩。

我于是用空下来的那隻手环住了他。

「对不起啦……」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还有……对不起让乌鹫说了那些话伤了你。

「哼,你要是敢再来一次,看我还原不原谅你。」安地尔的声音闷闷地从我的肩上传出。

我才不想再来一次呢,不论有几个心脏都不够用好吗。

而乌鹫这次八成是真的被吓坏了,从头到尾就只是睁着大眼睛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我们的动作,完全不敢出声。

我悄悄比了个噤声手势,又对着他朝房门外示意了一下。

乌鹫也立刻就看懂了,听话地走出房间、还顺便关上房门。

哎,他果然还是很乖的嘛。


✽   ✽   ✽


经过那次事件之后,我原本以为安地尔和乌鹫之间的关係会好一点。

我是不会妄想他们会相亲相爱啦……那也很噁心好吗。

至少,不要一见面就互呛然后吵架最后亮傢伙打架吧?

没听过一句格言叫「患难见真情」吗?经过那场波折,你们总该有一点点点点……感情被培养出来了吧?就算没有亲情友情姦情、呃不是……反正就是、就算你们什么感情都没培养出来,保持「井水不犯河水」总可以吧?

我不介意你们互相把对方当透明人,真的。

但可不可以不要像千冬岁和五色鸡一样每相见必干架啊!

我住的是公寓啊!你们想把整栋房子拆掉吗!

「喂,小妖师的宠物,你挡住电视了。」

……完了,又开始了。

「我不是宠物!」

「不然你是什么?连宠物都不是的傢伙?」

「我杀死你!」

我拜託你们两个快点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乌鹫!你不是才答应过我不跟安地尔吵架的吗!快回来!」一边不晓得是第几次把冲到一半的乌鹫给叫回来,我转头对安地尔好言相劝:「那个、安地尔……」

我的话都还没开始说,安地尔就转头看他的电视不理我。

……欸欸……

「好吧,既然是漾漾喜欢的人我就不跟他吵架,毕竟漾漾都说了。」

幸好乌鹫闹归闹,还是很听话。

「哼,我可没有那种义务,就算他是你的宠物也一样,小妖师。」

……但是这裡有另一隻不听人话啊啊啊!

「……漾漾,我真的不可以杀死他吗……」

喂!慢着!你不是说要听我的话吗!不要被影响!

「要打架是吗?我奉陪。」

说着,安地尔的手中不知何时已拿着黑针。

……等一下!你不要亮武器啊!不要刺激他!

你们两个如果打起来遭殃的人会是我啊喂!

「要打就来啊!谁怕谁!」

「……」

我开始思考是不是该暂时搬出去住一阵子比较好。

至少还可以保住一条小命。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