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第三者-上(漾安)

※年代物搬运

※欢迎来到八点档人生大戏(误




一切事情的开始都是起因于找到了那颗大豆……好吧是幻武兵器。

……严格说起来其实也不是我「找到它」,是它「黏过来」才对。

──我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看见会自己「跳」的大豆!

米纳斯会像个幽魂一样自己跑出来就算了,这颗大豆居然会自己跳!还穿过森林穿过草原穿过河流穿过人家的种族结界!最后还嚣张地穿过战场跳到我的面前把所有人都摆平再大喇喇地跳到我身上跟我认亲!

要认亲也不是这样的好吗──

──而且你摆平的人裡面还有我的同伴啊!

害我差一点被五色鸡杀掉!

又不是九澜大哥的无差别爆破攻击!你为什么不判别一下对象!

乌鹫──!你一定要一来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吗?!因为是久违的出场所以你不让所有人都知道不甘愿吗!

就连米纳斯都知道自己跑出来的时候要低调!

『我那是为了主人的安危逼不得已……您的意思是我以后都不用自动出来了?就算您有危险也是?』

对不起米纳斯我错了我不该牵拖你拜託你一定要自己出来。

『你不用管没关係,漾漾我来保护。』

不!拜託乌鹫你不要出手!不要在我叫你以前出手!妖师的名声已经够不好的了你如果出手我一定会被老姐和然杀掉的!

被其他种族找碴就算了我不想还成为族中罪人被同族追杀!

『那我就把要杀你的人都杀掉就好了。』

不行!不可以!

你从哪裡得到这个结论的!乌鹫!

『……真的不可以喔……』

不可以!

在我说可以之前你都不可以动手啦!你不是说会听话的吗!

『……好啦。』

……我好像可以看见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噘着嘴的样子。

唉,都存在几千几万年了怎么还像小孩一样啊你。

『因为都没有人陪我玩嘛。』

……问题不在这裡吧。

『漾漾,我不出手,那可以出去玩吗?拜託啦。』

呃、你出来应该也没有实体吧……是要怎么玩?

算了,好吧,只要你答应我乖乖的。

『耶!』

说着,手环上的黑色大豆就冒出了一阵纯黑色的烟雾,就像从前阴影那样黑、且深沉,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浓厚、充满着绝对的力量,而是稀薄得如烟如雾,虽然对于其他种族而言这样的黑暗还是会带给他们很大的压迫感吧……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种程度的力量已经算是「还好而已」的程度了,尤其是和乌鹫以前相比更可说是非常弱小又微不足道吧。

变成幻武兵器,果然会失去很多力量呢。

而乌鹫明知道会变成这样,还是自愿到时间之流被冲刷成为幻武兵器……

只是为了跟我在一起。

糟糕,我开始鼻酸了。

烟雾的冒出在我胡思乱想并擅自开始感伤的同时仍在持续着,且在喷出一定的量之后变渐渐聚集、缩小、塑型,刚开始只有大致的头手脚身体、看得出是个七、八岁小孩的模样,之后又逐渐浮现、重组出了五官和细部外貌,最后、披上色彩。

是后来在封印阴影时出现的、有点原住民风的的小孩外型。

但是在看见这个小孩睁眼、落地,抬头对我露齿一笑时,我心裡却没有怀念的感觉或是久别重逢后的感动,只想大叫。

等一下啊啊啊啊!这是什么!为什么你会有影子!

为什么你会有实体啊啊啊啊啊!

一般幻武兵器出来的时候不是都只有虚影在大豆上飘而已吗!为什么你的是实体!

我刚刚才在感叹你失去力量而已结果我错了你还是开了挂是吗!

既然都要变成幻武兵器了就变得彻底点正常点啊!不要都跟别人不一样啊我说!

别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正常的幻武兵器!

「咦?漾漾你怎么了?我这个样子你不喜欢吗?」大概是我的表情真的太震惊,乌鹫疑惑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还是我变成你的样子好了?」

不!不要变成我的样子啊拜託!千万不要!

「不!你这个样子就很好了,真的。」

「唔?」歪着头困惑地看着我几秒,乌鹫点点头,又笑了:「呐,漾漾我们快走吧,回你家。」

……看着那个可爱的笑容,我突然又觉得想哭了。

真的是乌鹫……

乌鹫他、真的回来了。

「嗯,走吧。」

牵起他的手,我拿起移动符往地上一丢。

这时的我,完全忘了那间十几坪大的小公寓裡其实还有另一个人在的事实。

……不,也许我不是忘了……只是下意识地认为他们一定处得来。

但是人果然还是不能太相信直觉。

──尤其是像我这种衰人。


✽   ✽   ✽


「这个……东西,是什么?」

「我不是东西!」

「呃……路上──」

「路上捡到的东西?」

「就跟你说我不是东西!」

「呃、也不算是捡到的啦,你也认识的啊、他是──」

「外面捡回来的野小孩?小妖师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捡啊。」

「我也不是野小孩!」

「呃、安地尔你忘了吗?他是──」

「我就是知道才说他是野小孩。」

「就说我不是野小孩了!」

「等一下!乌鹫!你给我住手──!」

──到底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总而言之,从几分钟前我牵着乌鹫、踏进大门、迎面而来正在家閒晃的安地尔开始,就变成了这种状况。

虽然一开始我真的差点忘记安地尔现在已经跟我住在一起了,不过后来想到之后也觉得没差……毕竟安地尔是鬼族,应该不会对阴影有什么偏见吧?再说乌鹫也已经不再是阴影了、只是纯黑暗属性的幻武兵器而已……更何况他们以前还合作过欸,怎么说也应该有点交情吧?

应该不会有问题……事实证明我错了。

这分明很有问题!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以前不是处得很好吗!

难道那些相互合作无间关係匪浅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吗!不是吧!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那时候是因为有利益交换、所以合作,但是现在不需要了。」瞟了乌鹫一眼,安地尔皱起眉,恶狠狠地瞪着我:「而且这种好像你在外面乱来偷生了小孩才抱回家来养的感觉让我很不爽。」

并没有在外面乱来啊!你在想什么!

这隻岁数不晓得是你的几倍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当他爸!

……而且真要说的话,孩子的妈……应该是、你吧?当初不晓得是谁把阴影放出来的厚?

算了我还是少讲几句以免等等被黑针插。

自从看见乌鹫后安地尔浑身就一直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场,我还是少惹为妙。

看来要让他们和平相处应该要从乌鹫下手了……他虽然皮了一点,但是一直都很听话的。应该──

「我本来就不喜欢他!当初要不是为了出去谁要跟他联手!」

──不行。

「……」好,我懂了,你也只是利害关係一致是吧?

……为什么你们两个的思考模式都一样啊!

所以说你们处不来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同性相斥」吗!

「而且那个鬼族还打算抢走漾漾,是敌人!」

……喂,你们把我当什么啊!

所以说让你们处不来的罪魁祸首原来是我吗!

『唉,您现在才发现吗?』

米纳斯!你居然给我叹气!叹气!

你的主人都已经这么烦恼了你居然还给我叹气!

『……』

居然无视我!

「漾漾、漾漾,为什么这个人会在你家?」乌鹫露出犬齿、像隻猫一样对着安地尔威吓着,要不是先前已经答应我不出手、他可能早就扑上去了吧。

而另一边的安地尔反到是泡了咖啡开始喝起来了,完全不想再裡我们这边。

糟糕……他不会是在闹彆扭吧。

「呃……因为很多複杂又难以解释的原因和过程……总之我和安地尔现在交往中。」那複杂又难以解释的过程儿童不宜。

不对,乌鹫应该早就不是儿童了。

「跟他?!」

听见我的解释,乌鹫一脸好像他面前出现了一个他的阴影吞不掉的东西那样震撼,连恫吓都忘记。

喂,你也没必要吃惊成这样吧没礼貌。

「对,跟我。所以该滚出去的人是你,野小孩。」

……安地尔我正在说服乌鹫跟你和平相处啊你不要来乱!

「我才不是野小孩!」乌鹫炸毛,大吼着就要扑上去,幸好被我及时抓住:「你才应该滚出去!这又不是你家!」但是我却来不及堵上他的嘴。

乌鹫!

眼看乌鹫好像还想再多说些什么,我连忙摀住他的嘴。

但是他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安地尔默默放下咖啡杯,从沙发上缓慢地站起来:「也对,这裡不是我家。」

我头一次这么恨安地尔那头又长又亮又捲的漂亮长髮。

只是侧个身、就能把安地尔的脸都遮住。

该死的,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等一下!安地──」

出口的名字才叫到一半,安地尔就消失了。

眨眼间,他就不见了,连一根他的蓝色长髮都没有留下。

只有他喝了一半的咖啡还在桌上。

安地尔走了。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