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焦糖拿铁星冰乐(漾安)

※年代物搬运

※氛围和上一篇差超多……而且完全OOC(掩面




「咦?」任务回来,打开家门,原本预计不会看见的熟悉身影却在客厅裡安稳地看着电视,褚冥漾不禁疑惑:「你怎么还在?」

「……怎么?我不能待在这裡?」正在看DVD却被打扰,安地尔不悦地挑起眉。

「……」原本已经绕到对方后面想要做点什么的褚冥漾默默退后:「……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我以为你会跑第一个去排队呢。」

唉,偷袭失败。

「排队?」这次换安地尔疑惑了:「什么排队?」

「你不知道吗?」虽然好像不太应该,褚冥漾觉得他已经惊讶到无法以言语和肢体表达,表现出来的震惊远远不及真正的:「今天星○克有星冰乐买一送一啊!」天啊,这个咖啡成瘾以咖啡代替能量的千年咖啡魔居然会不知道这个消息?

吓死我了,今天是愚人节吗?

还是安地尔生病了!

天啊!连鬼族都会感染,什么可怕的超级病毒!

因为消息的突如其来以至于没有察觉对方已经开始脑残,安地尔沉默了。

「……」

……为什么他没有收到消息?

那几个该死的中低阶鬼族都干什么去了!

「所以你真的不晓得?」看着反常陷入沉默的情人,褚冥漾瞪大眼。

完了,咖啡魔都不咖啡魔了,要世界末日了!

「……」安地尔没有回答,闷闷地转回去看电视。

「那你现在要不要去买?」

「……」现在那裡一定很多人……

他才不想去人挤人排队。

一堆小种族好挤又好吵,而且万一遇到哪个袍级还要被迫打架,多扫兴?明明他就只是去喝咖啡的。

「……算了,反正又不是以后就喝不到。」

他的咖啡必须是完美无缺的,可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和小种族就被破坏。

「……」褚冥漾觉得他好像可以看得见对方的心中自言自语。

怎么办,他还是觉得眼前这个年龄不晓得是他几倍的老妖怪好可爱。

于是他咳了一声,忍住笑:「还是……我去买?」

「……」有一点讶异地微瞄了对方一眼,安地尔没有回头,声音还是闷闷的:「不用,星冰乐不是当场喝就不好喝。」

……靠,还真是讲究。

只不过是咖啡,有必要想这么多吗?你到底是对咖啡多执着!

只不过是杯星冰乐啊!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该笑。

儘管他是省事多了没错,但是安地尔变得闷闷的让他好不习惯啊……总感觉有点惊悚……

虽然说他这个样子闹彆扭还蛮可爱的啦。

于是褚冥漾叹了口气:「好吧,不要就不要……我还有事,我出去一下喔。」

连头也没回,安地尔只是挥了挥手表示「听到了」跟「再见」。

褚冥漾差点爆笑出声。

「……呵,那待会儿见。」

噗,原来没喝到星冰乐对他来说打击有这么大吗──

──大到连我说谎都没发现。


✽   ✽   ✽


「我回来了──」

「……你是跑到哪裡去了,小妖师?这么久──呃、你跑去做了什么啊?」DVD也看完了,等到有点不耐烦的安地尔才转过头正准备质问,就看到满身大汗的褚冥漾狼狈地用袖子抹着汗,活像是刚用百米速度跑了马拉松似地气喘如牛。

自从对方考上袍级之后,安地尔就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了。

而那个人居然还有馀裕对着丢出问题的他傻笑。

「没什么啦,我只是──」耸耸肩,褚冥漾又抹了把汗,才献宝似地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对方,脸上笑容灿烂:「──跑去买了这个而已。」

看着被塞进自己手中的星冰乐,安地尔愣住,呆了好几秒都没有动作。

「啊,不用担心新不新鲜的问题啦,为了让它们保持在刚做好没多久的状态,我把它们的融解率和散热机率降低了,应该没多少变化才对,保证新鲜现做喔!」以为安地尔没有动手是为了某个讲究的坚持,拿着毛巾擦汗的褚冥漾连忙解释。

……他当然看的出来好吗。

一接到袋子他就发现了,所以他才会不知道怎么反应。

「……妖师之力是让你这样用的吗?」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呃、欸,反正都是有可能达成的『未来』嘛,我只不过是选择了机率比较小的那个让他成真而已啊哈哈哈……」自己也觉得有些心虚,褚冥漾乾笑。

……他不敢再告诉安地尔其实他拿妖师之力做的不只这些,他还在排队时利用力量把店员们的失误率降低、流畅度提高,让排队队伍流动得更快,因为排队的人实在太多。

没办法,他必须选择最不会影响到历史与时间流动的方式使用力量,不然在他身边跟前跟后的重柳不晓得什么时候会跑出来捅他刀。否则,老实说这种使用方式实在太拐弯抹角,又很没效率。

……而且……很耗体力……

「……拿妖师之力用在这种地方,你是笨蛋吗?」安地尔没有看着他,只是死死地盯着袋子,表情被散落的蓝髮遮住而看不清:「又不是不会用降温的符咒,你白痴吗?」

才刚结束任务回来就跑去做这种事,你神经吗?

……你嫌自己的精神力太多吗?

「那种东西我用起来不是会把星冰乐结冻、就是只会吹微风而已啊……」

「都已经是袍级了这种符咒还用不好,公会当初是放水你才过的吗?难怪会这么快就被鬼族打进去……」还是没抬头,安地尔转身想找个地方远离笑容太过灿烂的对方。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想逃避什么。

然而才一转身、还没迈出步伐,他就感觉到一个沉沉的重量往自己肩膀压了下来。

「……褚冥漾!」

「……让我这个样子趴一下……」语气中感觉得到他的精疲力尽,却还是充满笑意:「果然不该在出完任务后用这么多力量……我有一点想睡了……」

「要睡就去床上睡!」对方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就连安地尔都有些吃不消,而且自己的心情才刚被动摇,现在的他实在不喜欢这个姿势。

「……嗯……?你就喝你的星冰乐就好啊……不用管我没关係……」

「……」听着已经有点意识模煳的对方在自己耳边的含煳言语,安地尔无言。

你这个样子让我就算想喝都没办法喝啊!

而且重点不是这个!

默默地气着自己居然如此动摇,安地尔洩气似地喃喃自语了句。

「……我一个人怎么喝两杯啊,笨蛋吗你。」

可恶。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