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情人节的烦恼(漾安)

※年代物搬运




褚冥漾其实一直很烦恼,关于「情人节送巧克力」这件事。

并不是说他在计较花钱让商人赚走这种小事,老实说要是这种方式可以确认彼此心意,他也不会在意这种小钱的……不,应该说要是这样就能让感情稳固并长长久久地经营下去,花这点钱还算是赚了。

他在意的并不是「送巧克力」这个行为本身。

而是「性别」问题。

他的情人,和他一样是个「男的」。

虽然早在两人越走越近的暧昧关係开始时他就已经有所觉悟,也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然而在这样一个性别角色明显的节日裡,他还是免不了地有点烦恼。

不过也不是说他因此介意起对方的性别来、甚至排斥什麽的,那种事早在自己感情萌芽之时就连个屁都算不上了。

他只是……觉得困窘。

二月十四号的情人节,一般惯例是以「女生」送巧克力为主,即使并不是没有听说过例外,褚冥漾还是觉得……怪彆扭的。

好像自己突然像个小女生似的,怎麽想都不舒服。

然而,他也同时忍不住对于竟然会在意这种小事的自己发起脾气来。

我是白痴吗!扭捏个屁!

掩面,褚冥漾忍不住暗暗腹诽着自己。

这样岂不是更像个莫名其妙的小女生吗!

骂着自己,同时在骂完的那一秒洩气,褚冥漾烦躁地抓抓头,无法抉择。

他的男性自尊和想讨好那人的心意在拉锯着。

……虽然他也对于自己的男性自尊居然还保有这麽多感到有点惊讶就是了。

烦躁着,他胡乱翻着手边的行事曆,以发洩心中想痛揍自己的欲望。

接着,在看见日曆上的某个日期时,停下动作。


✽   ✽   ✽


后来,褚冥漾真的没有在情人节时送出巧克力。

对方也没有表示什麽,似乎也是自动地当做这个节日不存在。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情人节之后的那两週,那人虽然还是有定期在半夜来找他,但却每次都在事情办完后立刻消失,让他连开灯看一眼那道蓝髮身影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褚冥漾叹了口气,庆幸着对方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否则要是这种模式持续到今天,他可真不知道该怎麽办了。

今天才是重点啊。

靠在桌边支着颊,他看着牆上的时钟分针默默地走到了十二点整的位置,勾起微笑。

几乎同一秒,那道蓝髮身影从褚冥漾身后突然出现,自然地好似他本来就在那裡似地,并在看到大亮的房间和尚未就寝的情人时些微讶异地眨了眨眼:「小妖师?怎麽了?还没睡啊?」不过很快地就收回惊讶,转而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朝对方走近。

「嗯、对啊。」褚冥漾没有移动,坐在同一个位置耸耸肩。

「怎麽?平常这时候不是早就睡了吗?」走近,安地尔伸手从后方勾住对方脖子,在对方耳边吐出气息:「在想我吗?」

「嗯、对啊。」一样的回答,这次褚冥漾脸上荡开了少见地灿烂笑容。

「嗯……欸?」在话语入耳的几秒钟后,几乎整个挂在褚冥漾身上的鬼王高手搞清楚了这个平淡回答背后的含意,愣住。

完完全全地。

察觉到了身上那人因不知所措而产生的僵硬,褚冥漾再度一笑,转过头深深看进那双深蓝中带金的漂亮眼瞳中,伸手递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情人节……不、白色情人节快乐。」

漂亮的蓝金眼睛眨了眨,安地尔接下了礼物,却又是疑惑且有些迟疑地看了那礼物好几眼,似乎是很难得地陷入了摸不着头绪的状态。

见状,褚冥漾乐得两眼都笑眯了起来,解释道:「我知道情人节那时你气我什麽表示都没有……其实我不是不表示、也没有忘记,只是在等今天啊。」

过了十二点以后的今天。

「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节,是女孩表示自己心意的日子;而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节,则是男性向对方确认自己心意的日子。」褚冥漾笑着,同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头:「我总觉得我们两个男人庆祝西洋情人节好像哪裡怪怪的,所以……」

越说越是困窘,他低下头像是要纾解尴尬似地笑了笑,再度抬头望向那个一直静静听着他说话的对方,双眼眨眼不眨地盯着那对蓝金色双瞳,就像要抓住对方全部的视线与注意力般:「比起来,我觉得白色情人节更适合我们呢。」他笑得很欢。

沉默地和褚冥漾对望了几秒,安地尔看着笑得异常灿烂、好似会发光的对方笑颜,双颊鹜然地染上红晕,随即弯身将自己的脸庞埋进对方肩膀、双臂将对方扣得更紧。

「……情人节快乐。」

听着这声在自己耳边低喃的祝福,褚冥漾再度笑眯了双眼。

「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