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夜袭(漾安)

※在别的地方发佈过的年代物

※我完全没看就贴了,欢迎抓虫




他猛然地在黑暗中近乎惊醒一般睁开眼。

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半时分,没有打开任何照明的房间是一片深沉的漆黑,黑暗浓稠到连自己的身体是否存在于此都分不清,更别提要由视觉察觉什么人影。

然而儘管四周黑暗到彷彿双眼已全盲、竖耳也听不见任何声响、空气中也没有什么骚动,他却是突然本能地由睡梦中惊醒,进而警戒起来。

房间裡,有人。

那相对于大气精灵呢喃的黑暗气息低语是这么警告他的。

睁眼、又迅速将眼闭上,他感受着四周那普通人无法接收与理解的黑暗气息的波动、倾听着闇黑低语着警告着那入侵者的所在位置与动作,蓄势待发。

最后,看准了时机,伸手一跩就把人扭到床上。

整个过程轻鬆顺利到令人无法置信。

「……果然又是你。」压制着夜半的偷袭者,他低低地叹了口气:「……都这么晚了,你又想干嘛?」

老实说在出手前他就已经过滤过可能的名单、对于这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可疑份子的身分早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也因此他出手前才会如此地小心谨慎、战战兢兢,深怕一个不注意被扭倒在床上的就会是自己。

眼前这个人,是公会传说中的前双袍级、现任耶吕鬼王第一高手、也是褚

冥漾见过最难缠最麻烦最棘手的人物,不小心应付可不行。

……然而,这样一个身手高强的傢伙却一下子就被他简简单单轻轻鬆鬆地制服住了。

──又一次。

简单到令人不禁怀疑这个人根本是故意被抓到的。

……但是又为什么。

这戏码已经不是第一天上演了,最近这一个月、这不晓得是閒閒没事做突然兴起还是另有阴谋的鬼族高手三天两头就会在半夜跑来他的房间偷偷接近睡梦中的他,之后在快要得逞──虽然不知道是要得逞什么──的时候、再被早已惊醒的他一下子制服,就像个半夜乱爬牆想要偷袭良家妇女却踢到大铁板被武功高强的黑道大姐头海K一顿的变态。

……是说他好像本来就是变态,虽然我不是什么良家妇女、更不是什么黑道大姐头。

然而姑且不探讨这个鬼族变态为什么玩这个游戏玩这么久都不会腻的问题,褚冥漾其实更是对于自己每次都能轻鬆获胜感到十二万分不解。

就算自己在这几年当中成长了不少、也掌握了大部分自己该有的妖师的力量与能力,褚冥漾自认自己的实力还是和这个不知活了几千几万几百万岁的老妖怪有很大一段差距,不会被压着打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居然还有制服住对方的机会、甚至还成功了不只一次……

……要不然他就不会仍然每天照三餐被学长打趴了。

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应该说不可能还搞不清楚。

唯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这个老妖怪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放水自愿被我扭在床上……

……为何啊?他是有没有吃那么饱那么閒。

就算在黑暗中,褚冥漾还是可以感觉到眼前这个人似乎盪起了很大的微笑:「如果我说没干嘛,你会信吗?」

「……鬼才会相信。」

「啊啊那真可惜……意思是说我不把你变成鬼族你就不会相信囉?」

「……你敢我就先诅咒你接下来一辈子吃饭的时候碗裡都会有蟑螂蚂蚁苍蝇菜虫替你增加蛋白质。」

「那我就先谢谢你关心我的营养状况了。」

他觉得他身下的这个人现在笑得很欠揍,虽然还是一片黑漆漆的根本也就看不见。

「……」

「说真的,我这次是真的没有想要干嘛喔。」褚冥漾感觉到这个鬼族高手边说边轻鬆挣脱了他的箝制。「如果真的硬要说的话……只是想要来看一下笨蛋睡觉的样子到底有多蠢而已。」

「什么啊溷帐安地尔你说谁是笨……」他忍不住不顾现在的时间点应该会

吵到隔壁邻居而怒吼出口,反驳却在中途就被对方给截断。

──用嘴。

褚冥漾感觉到唇上传来的那并非十分温热的温度与柔软的触感,瞠大眼、愣住。

「三更半夜还大吼大叫的……果然是笨蛋。」将自己的唇离开对方的,安地尔放掉勾住褚冥漾脖子的双手、顺势倒在床上,满意地舔了一下唇,微笑。

「……」眨眨眼,褚冥漾慢慢回过神、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晓得是谁害的喔。到底是谁三更半夜乱闯别人房间的啊?」紧接着心惊于自己声音的沙哑。

「对啊,是谁呢?」摊手。

「喂!安……」

又一次的怒吼,还是被吻给成功阻拦了。

只不过,这次的轻吻,在唇与唇相触的那一刹那,就立刻被前一刻还在怒吼的人无法控制地转为深沉的探索。

无法抑制地比方才多了更多索求与触碰、更多认识与试探。

更多……后续。

褚冥漾有预感,未来这样的夜半入侵似乎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而他竟然还不觉得排斥。


评论 ( 4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