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传说》二创小说
漾攻,主漾安、漾重与漾哈,可能另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特殊传说】焦糖拿铁星冰乐(漾安)

※年代物搬运

※氛围和上一篇差超多……而且完全OOC(掩面


「咦?」任务回来,打开家门,原本预计不会看见的熟悉身影却在客厅裡安稳地看着电视,褚冥漾不禁疑惑:「你怎么还在?」

「……怎么?我不能待在这裡?」正在看DVD却被打扰,安地尔不悦地挑起眉。

「……」原本已经绕到对方后面想要做点什么的褚冥漾默默退后:「……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我以为你会跑第一个去排队呢。」

唉,偷袭失败。

「排队?」这次换安地尔疑惑了:「什么排队?」

「你不知道吗?」虽然好像不太应该,褚冥漾觉得他已经惊讶到无法以言语和肢体表达,表现出来的震惊远远不及真正的:「今天星○克有星冰乐买一送...

【特殊传说】红酒(漾安)

※年代物搬运

※老安好正(自己讲


印象中,他还真没见过对方喝过除了「咖啡」以外的饮料。

打从第一次对方强制招待自己开始,不论对方递给自己的是什麽、他总见那人手上捧着的一定都是咖啡。

无论是独酌、对饮、或者是多人茶会(呃、这个的机会当然是相对地少了很多),不管是怎样的时间、地点、场合、或时机,他从不曾在对方杯中见过咖啡以外的东西。

甚至连食物都很少吃,但就是不会一天没有咖啡。

永远都是那千篇一律的咖啡。

嗯、好吧,也许咖啡的种类是有所不同吧,只是他分辨不出来。

总而言之,那人嗜喝咖啡的程度让他几乎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咖啡因成瘾了,不然怎麽会连水都没见他喝过、却无时无刻总见...

【特殊传说】早晨(漾安)

※年代物搬运

※好像能跟夜袭那篇连着看只是意外(


隔天早上他是被阳光晒醒的。

清晨的阳光其实不算刺眼,但在这间採光良好的房间窗户大开的情形下,还是有一定程度地扰人清梦。

他就是在这样其实有些梦幻的晨光围绕背景中迷迷煳煳地醒来,然后瞬间突然有种昨晚那一切都是梦的错觉。

毕竟正值血气方刚的年轻大好时光嘛,说是做春梦也不是不可能啊哈哈哈……

他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有点在逃避现实,因为在此同时心中某部分的自己却又很矛盾而笃定地知道昨晚那一切都是真的。

有点溷乱,或许是光线太过绚丽的缘故,照得他以为自己仍身处梦中。

然而待他一转头,看见枕边几丝深蓝如海般的髮丝时,他双眼迷茫地...

【特殊传说】擦肩而过(赛安)

大家好又是我,炸弹客又来了(丢完逃


CP:赛塔X安地尔、赛塔X安地尔、赛塔X安地尔(一样是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最初,他对于赛塔萝林这名古老白精灵的印象,仅限于「亚那的几位精灵导师的其中之一」罢了。

在藏匿术法的掩盖下,他曾和凡斯稍远地看过亚那和那几位讨论事情的模样,但那时的他所在乎的也只是那位好友和平时的天然呆不同的认真面貌,甚至连那几位古老精灵谁是谁都没看清。

就算亚那曾经主动提起那几名他所尊敬景仰的老师,对于目标早已放在妖师首领继承人身上的安地尔而言,那也不过是其他次要的敌营资讯而已。

在凡斯死前,他对于那淡然而温和的古老精灵的印象,仅止于此...

【特殊传说】没有题目的架空OOC(漾安/漾因)

……今天的我是炸弹客(丢完就跑


※【特传/褚冥漾X安因】架空OOC、屁孩国中生X家教老师

※今天为漾安提供的脑洞关键字是①好奇心②看着我再説一遍③认真装病


CP: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有时候,所谓的日久生情不过是那样地简单,却也常如同无法预测的大地震一般令人措手不及。可能甚至等到造就结果的真正原因早已过了许久,当事人才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其实都早就发生。然而儘管事情的开始并非无迹可寻,但也像是苹果必定会受地心引力而掉落的定律、无法阻止与控制。

不过若要以那些青少年学者专家所述、用「好奇心」或...

【特殊传说】日常(漾重)

※依旧是在别的地方发布过的年代物……呃,先说一下我平时更文很随意的,隔个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都有可能,是因为最近搬文才会看起来好像更得很勤劳,搬完就没有了(掩面逃


等到他发现那无声无息接近自己背后的鬼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正和一个较高阶的鬼族打得难分难捨,他根本抽不出手防御自己背后,而其他同伴们也都和他一样分身乏术,就算注意到了自己这裡的危机,也无力伸出援手。

并且他也不希望他人被自己所拖累,因而没有出声求救,只是稍微分了点心使用妖师之力作出防御,让自己能在只受轻伤的情形下用背部接下偷袭者的一击。

「嘎啊啊啊啊──」

但预期中的痛感却没有出现,反而被刺耳尖锐的惨叫声所取...

【特殊传说】夜袭(漾安)

※在别的地方发佈过的年代物

※我完全没看就贴了,欢迎抓虫


他猛然地在黑暗中近乎惊醒一般睁开眼。

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半时分,没有打开任何照明的房间是一片深沉的漆黑,黑暗浓稠到连自己的身体是否存在于此都分不清,更别提要由视觉察觉什么人影。

然而儘管四周黑暗到彷彿双眼已全盲、竖耳也听不见任何声响、空气中也没有什么骚动,他却是突然本能地由睡梦中惊醒,进而警戒起来。

房间裡,有人。

那相对于大气精灵呢喃的黑暗气息低语是这么警告他的。

睁眼、又迅速将眼闭上,他感受着四周那普通人无法接收与理解的黑暗气息的波动、倾听着闇黑低语着警告着那入侵者的所在位置与动作,蓄势待发。

最后,看准...

2/2